問 Wiwi:何謂「共鳴」、何謂「圓潤」

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boki 在討論區問:

Wiwi您好

我想要問您是什麼因素造成一個好個鋼琴家彈出的音色有共鳴呢? 彈奏時又要如何產生好的共鳴音色呢? 是彈鍵的速度還是重量?
大聲時是不是比小聲容易產生好的共鳴那小聲的音色要如何產生好的共鳴呢?

再請問那何謂圓潤? 有人形容彈出來的音色是很乾的! 那什麼叫做乾呢?


「共鳴」這個字我超級常聽別人用,他們總是會說這個人彈得很有共鳴、那個人沒有共鳴等等…基本上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說的到底是什麼,甚至我懷疑他們真的能夠定義他們的「共鳴」到底是什麼,很顯然地這裡的「共鳴」的意思不是物理上的共鳴的意思,應該只是他們的一種感覺我猜想,也許他們覺得某種聲音很好聽,但卻因為對聲音科學的知識不足而沒有精確的詞彙可以形容它,所以只好說這個聲音很有「共鳴」,我個人是不太相信同一台鋼琴上可以發出有「共鳴」和沒有「共鳴」的聲音,至少就物理的定義而言。

「圓潤」和「乾」的問題跟「共鳴」差不多。Wiwi 覺得用詞優美是一件好事拉,但如果是要討論很精確的技巧問題的話,可能真的是要避免使用這類型的定義不清楚的字眼,尤其當你是一個鋼琴老師的時候,如果你一直跟你的學生說要彈得有「共鳴」、要「圓潤」、要有「靈性」、「色彩」和「感情」等等的這種話,你學生上完課絕對會帶著一大堆問號回家…

所以,Wiwi 覺得別太在意這種字眼的意義拉,真的。我是超級反對用這種字眼教學生這一派的…

boki 在討論區問:

那wiwi老師再請問一下

既然您不同意用共鳴這樣的詞, 那請問要如何將音色彈得優美, 我聽魯賓斯坦, 玻里尼和傅聰的蕭邦夜曲9 op., 我發現魯賓斯坦的音色最深沉最美(感覺上也最大聲) 傅聰的感覺很有故事性(常常有漸強的部分好像在墨黑的夜空由手上灑出一大把星星, 而且每顆星星都隨著往前的旋律持續發亮但慢慢的變暗)但傅聰的音色感覺就沒有魯賓斯坦的深沉也沒那麼大聲

這樣音色的不同是如何產生的呢? 是手臂的重量? 還是上半身的重量? 還是指腹的大小?

還有請問要如何彈得Enter the key?

不好意思! 我是一個初學的人, 總覺得我彈得音色不夠好, 是不是要彈大聲一點音色才會美麗些?

可是我發現那些大師們彈奏小聲時聲音還是很美? 小聲時要如何彈得紮實美麗呢?

不好意思問了您這麼多問題, 謝謝您的回覆

我們要先釐清一下我們在這邊說的「音色」是什麼,「音色」在物理上的意思,簡單地說就是一個音的波形,或是泛音內容,在這個定義下來說,先去除使用踏板的因素外,同一台鋼琴的音色是不能以不同的「觸鍵方式」改變的,而只能以不同的「觸鍵速度」(也就是力度)改變,您按下琴鍵的力量越大,琴槌會動得越快,音量也就越大、音色也越亮,您只要思考一下鋼琴的構造就知道原因了,鋼琴只知道它的琴槌動多快,它並不知道你是用手、用腳、用 xx 或是其他方法彈它。

所以,以物理的範圍而言,您聽到的不同專輯的不同「音色」,主要的差別是使用的鋼琴和麥克風,以及母帶後期處理的不同所造成的。

但是,一般人所說的「音色」常常都不是這個意思,會影響我們對音色的感知的因素很多,包含一個和弦內每個音的比例(看我的小秘訣 No. 1)、多聲部的處理方式(看這篇)、連續音群的音量變化和更多更多…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是同一台鋼琴,兩個人彈聽起來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原因。

所以,Wiwi 的建議是,不要把心思放在「我用什麼姿勢碰琴鍵音色會比較好聽」這回事上(不過您倒是該想「我用什麼姿勢彈比較舒服、不會受傷」),而要放在「我哪一個音要彈比較大聲、大聲多少、哪一個音要比較長、哪個比較短、什麼時候踩踏板、踩多深」之類的事情上,這些事才能真正地改進您的「音色」。

喔,還有一件事我忘了說,好音色的先決條件就是好鋼琴,沒有人可以在一台年久失修又沒調準的鋼琴彈出好音色的,如果是要錄音的狀態下,很好的麥克風也是好音色的基本條件。

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