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ZIK] 數拍子!(1. 速度形容詞)

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這是 Wiwi 幫線上音樂雜誌「MUZIK ONLINE 古典在線」寫的專欄,原文網址如下,也歡迎您到他們的網站幫我衝人氣喔!
https://www.muzik-online.com/article/expert/wiwi

此篇文章為《數拍子》系列共 8 篇文章的第 1 篇。


在上一系列 MUZIK ONLINE 專欄的《調式動物園》中,我們花了許多時間來研究音樂的「音高」面向,說明了作曲家是如何使用音與音之間特殊的排列組合,來讓聽眾有特定的感覺。說完了音的高低,很理所當然的下一步就是要來討論關於「時間」的事情囉!

數拍子!

認識新朋友時,對方得知我是學音樂的,常常會這樣跟我說:「哇!你是學音樂的阿,那你的音感一定很好!那你聽不聽得出來這是什麼音?……」如果音感很好當然是非常方便的,但就我自己認為,和音感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但卻常被忽略的能力是「節奏感」。以古典音樂家來說,我們演奏的音高,都是作曲家已經決定好的,但為什麼不同的演奏家演奏的音樂還是有這麼大的不同呢?是因為每個演奏者對時間、拍子、節奏的掌控能力不同。

拍子和節奏也是能讓我們的身體跟著音樂搖擺的重要元素。想想看,如果你聽到一段史特勞斯的圓舞曲,就情不自禁地也跟著飛起來轉圈圈,你是受到它的音高、還是節奏的影響呢?

所以,我把這個新的系列文章叫做「數拍子」,希望可以幫助你在下次聽音樂的時候,能夠注意到它的節奏、拍子和速度的奧妙!

快不快,有關係

「數拍子」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決定一個速度了,拍子跟拍子之間的時間間隔應該要多久呢?如果我是作曲家,我要怎麼確定演奏我音樂的人,跟我數的是一樣的拍子?

即使是同一段音樂,使用不同的速度演奏,感覺還是可以差非常大的。聽聽看,我現在要用三種不同的速度(先是中等速度,然後慢速,最後是快速),彈一個舒伯特《即興曲》的片段,聽聽看有什麼不同的感覺?

中等速度:
schubert-normal

慢速:
schubert-slow

快速:
schubert-fast

不曉得你有沒有覺得,中等速度的聽起來很「中等」、慢的聽起來很「慢」、快的聽起來很……咳咳……「快」?

舒伯特先生想要多快?

好拉我知道以上的形容詞很爛,我要表達的重點只是,雖然以上這三種不同的速度可以造成全然不同的感覺,但似乎三種速度其實都可行,好像沒有任何一個速度是「錯」的?那是不是每一種速度都可以呢?而我又怎麼能知道舒伯特先生心中的速度是怎麼樣的呢?

我們當然沒有辦法知道舒伯特心中的速度是多快,但是舒伯特有留下線索!大約從 17 世紀開始,作曲家們就有了在譜上標示速度的習慣,標示的方式就是很簡單地在樂譜開頭寫上一個(通常是意大利文的)形容詞。

沒錯,就是一個形容詞而已,而舒伯特在剛剛那首《即興曲》的譜上標示的形容詞是「Allegro」,也就是「快樂」、「快速」的意思,所以我們至少可以確定,剛剛的慢速那一種不是舒先生想要的了。

速度形容詞

接下來我用三首蕭邦的鋼琴曲當例子,來看看幾個作曲家常標示的速度形容詞,以及它們通常被演奏成什麼感覺。

這首《夜曲,作品 9-2》開頭標示的形容詞是「Andante」,我們把它翻譯成「行板」 ,意思是「如同走路的步調」。
nocturne

《第一號敘事曲,作品 23》其中的這一段,標示的形容詞是「Moderato」,跟英文的「Moderate」這個字長得很像,我們叫它「中板」。
ballade

有名的《黑鍵練習曲,作品 10-5》開頭標示的是「Vivace」,意思是「有生命力的」,我們把它叫做「甚快板」。
etude

不過就算是同樣的形容詞,演奏家的解讀也會不一樣。像是 Scott Joplin 的這首《Maple Leaf Rag》,開頭標示的是「Tempo di marcia」,意為「進行曲的速度」,可是很顯然的演奏家們對於何謂「進行曲速度」不太有共識,我聽過的慢版本和快版本,速度是幾乎差了一倍的。

快版本大約像這樣:
rag-fast

慢版本差不多這樣:
rag-slow

所以我們還是不知道應該要多快呀!

對,我們的確真的不知道應該要多快。

對於演奏家來說,其實一首曲子還真的沒有「應該要多快」,你只要用你心中覺得是「對」的速度演奏就好了。但對於作曲家來說,如果我真的很 care 別人有沒有用正確的速度演奏我的曲子,我應該怎麼辦呢?關於速度的事情,還有好多可以說,也還有好多問題沒有解答,不過礙於篇幅,我們只好下篇文章再繼續囉!

(Wiwi)

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